• 注册
  • 精品小说
  • 今日 0
  • 帖子 76
  • 关注 1
  • 精品小说 精品小说 关注:1 内容:76

    子爵夫人的奴隶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精品小说
    • 铂金秀
      撒旦

      其實,對於麗莎子爵夫人的邀約,我已經推掉三次了,但身為伍爾思特伯爵夫人
      的我,對於子爵夫人我還是有些介意的,畢竟她的父親的哥哥,就是當今的約翰
      三世國王陛下,若有些閃失,傳到國王陛下的耳朵裡那就很不好了。

        嗜好收養奴隸為樂的麗莎子爵夫人,擁有上百名奴隸的傳言,早就在貴族圈
      人盡皆知,而對於她三次的邀約,我也不好再推託了,吩咐了馬車,準備前往麗
      莎子爵夫人宅邸,但我只想盡快完成這次拜訪而已,並不想在麗莎子爵夫人的宅
      邸待的太長時間。

        我們家離麗莎子爵的宅邸,大約一小時的馬車車程,但聽聞國王首都那裡已
      經有了蒸汽推進的火車,速度更快,有機會我還真想去看看,不說了,馬車已經
      緩緩的走進了麗莎子爵的宅邸門口,子爵家的僕役們在車門口準備接我下車,我
      踏著木箱踏板在我的貼身僕役珍的攙扶下,下了馬車,麗莎子爵夫人早已經在門
      口等我了,按照禮儀,我伍爾思特伯爵夫人,麗莎是子爵夫人依禮是必須對我行
      禮的,她穿著一襲粉色的禮服,腰間束縛的非常的漂亮,下擺的裙子是巴黎最流
      行的款式,摺邊與蕾絲的鑲嵌都是相當高級與講究的,她的手拉著她的兩側裙擺
      ,腳微彎後向我鞠躬行禮,我也簡單的給她回了禮。

        餐桌上,前菜、主餐、果點、酒依續的送上了餐桌,但餐桌旁也就是一般的
      僕人而已,倒也和一般貴族人家一樣,沒什麼特別的,或許是我對麗莎子爵夫人
      誤會了吧!才不過吃了快一小時,我已經有些快睡著了,稍微露了點睏意出來的
      我,只能強打起精神了。

        餐後我們移到了另一個房間了,房間裡有很大的沙發與椅子,我們對坐著聊
      著丈夫的事情與最近巴黎新流行的服裝話題等等。

        「夫人,狗牽來了」

        一旁的僕役彎著腰對著麗莎夫人細聲說著,但因為我們距離很近的關係,還
      是讓我聽到了。

        「來啦,快牽進來....夫人,失禮了,請您看看我們家養的狗吧!」

        麗莎夫人對著我細聲的說著,這聲音音量都是非常得宜的,不愧是貴族出生
      的女性。

        「嗯嗯,好的,你自便」

        我拿起了熱紅茶,微微的喝了一口,淡淡的茶香飄向我的鼻子,眼睛看著遠
      方廊間僕役牽著兩隻「狗」

        進到了這會客廳裡,而這根本不是狗,而是人型犬,兩名女子,綁著一條辨
      子,整齊的髮束,與細嫩的皮膚,但脖子上卻戴上了鮮紅色的項圈,用狗繩栓住
      後,牽著、爬著,姿勢就像是貴族飼養的丹麥犬一樣。

        「這?這是狗?」

        我放下了紅茶,轉頭看著麗莎夫人。

        「是的,這是我新買的奴隸,我將這兩名奴隸當成了狗飼養了」

        麗莎夫人一派輕鬆的說著。

        「當然狗飼養?」

        我驚訝的問著麗莎說著,而我的心頭一驚,竟然有「人」

        會被當成狗飼養嗎?「是的,就是人,以飼養狗的方式飼養、犬姿、爬行、
      姿勢、吃食、排泄,都要跟狗一樣的教法」

        麗莎夫人語氣平和的說著。

        「爬行...排泄?」

        我驚訝的想像著麗莎夫人說的那個畫面,女人...像狗一樣的排泄嗎?我
      臉紅心跳的偷偷想著,但身體的反應很奇怪,我雙腿有些微微發抖著,或許..
      .下半身那件貼身的褲子得更換一下。

        「是啊..連排泄都得像狗一樣!」

        麗莎夫人將其中一頭女犬用狗繩拉了過來,這兩頭女犬,年紀是不輕的,有
      點年齡了,但皮膚卻相當細嫩,不像是一般平民的女孩。

        「女犬....」

        我細細看著在我眼前的這兩頭「女犬」,越看心跳的越快,令人羞恥的裸體
      ,又被戴上狗才會戴的皮革製項圈,還用狗繩牽起,真的像是狗一樣。

        麗莎夫人臉上有些奇妙的微笑,不過我並沒有看到,我很專心的看著我眼前
      的這兩頭女犬,果然這麗莎夫人真的很愛購買奴隸,原來奴隸還有這種樂趣啊。

        「夫人,這兩頭女犬,血統還是不錯的,她們的父親也曾經是貴族,只是遠
      了一點,爵位小了一點,因為犯了錯,被剝奪了貴族的身份,兩個有教養的女兒
      也淪為奴隸,我趁勢就買了過來,不管是臉蛋、皮膚、身形與教養都是很好的」

        麗莎夫人摸摸其中一頭女犬的頭與她的胸部,讓我害羞的拿起絲製的扇子遮
      住我的雙眼,真是太令人羞恥了,但我的胸部卻也敏感了起來,身上這件束腹讓
      我的胸部被緊緊的綁著,而變的敏感後,我身體也覺得不太舒服了,我知道我的
      乳頭一定是變硬了,也變的更加的敏感。

        「下次有機會,我帶夫人去飼養牠們的屋子看看,因為今天還在打掃中,下
      次再邀夫人過來吧」

        麗莎夫人對我微笑著。

        「嗯嗯,好,下次我再過來看看吧」

        我點點頭微笑的回答著,但我絲毫沒有察覺到我滿臉的燥熱已經讓我滿臉通
      紅,羞恥的樣子已經完全被麗莎夫人看在眼裡。

        「麗莎夫人,這些奴隸的腳,怎麼還鎖上腳鐐了?是犯了錯嗎?」

        我看著眼前的這兩名奴隸,腳上都是鎖著腳鐐的,而細嫩的雙腳腳踝去套上
      了金屬的腳鐐,竟然讓我覺得很美,閃閃發亮的腳鐐,套在那女人的腳上,我的
      目光完全無法離開那裡。

        「這就是奴隸,女犬必要的,雖然她們不會逃跑,但就是身份的代表,奴隸
      嘛,低賤的很,當然要與我們高貴的血統做出些區別,而腳鐐就是強烈的區別象
      徵」

        麗莎夫人侃侃而談的說著。

        「低賤的奴隸...」

        我點點頭回答著,我的思緒有些被這兩名女犬的樣子給打亂了,一時之間倒
      也沒其他的想法。

        「是啊...戴上腳鐐的人,總會感受到自己身份是很低賤的,今天說句比
      較冒犯的話,若是夫人您戴上了腳鐐,那也會感受到的」

        麗莎夫人說完還鞠了躬,以表示對我的歉意。

        「呵呵呵,麗莎妳的比喻真是有趣」

        我笑著對麗莎說著,說的雙腳在裙擺裡互相磨蹭著,這個當然麗莎是看不見
      了。

        「今天夫人也累了吧!要不在這兒過一夜,明天再回去?」

        麗莎夫人彎著腰對著我說著。

        「方便嗎?」

        我問著麗莎夫人「當然,歡迎啊」

        麗莎夫人笑的很開懷的回答「快去打掃東廂的主客房,晚上伍爾思特伯爵夫
      人可要入住了」

        麗莎轉頭看著身邊僕役說著。

        「是的,夫人」

        一旁的僕役俐落的回答著,接著牆邊的僕役就轉身離開了,果然是子爵家的
      僕役個個都是訓練有素的。

        天色漸漸的暗了,在僕役的引導下,我來到東廂的一處主客房,這房間很寬
      敞,而且是豪邸中客房最寬敞的,加大的大雙人床與前方小客廳及穿鞋椅,還有
      小茶几及牆上的高貴畫作,在在都點綴著這個房間的華麗。

        習慣早睡的我,早早就準備換上睡衣睡覺了,而房門被敲了幾聲,我身邊的
      僕役就走向前去。

        「夫人,是麗莎夫人」

        「咦?這麼晚了?開門吧」

        「是...」

        「抱歉,這麼晚了還來打擾夫人休息了」

        麗莎夫人穿著簡單的洋裝與平底鞋就進來了。

        「沒關係,請進吧,我也還沒睡..」

        剛剛換上了長裙襯衣的我對麗莎夫人說著「今天...看到夫人似乎對腳鐐
      有些興趣....所以戴了一副過來,想請夫人看看」

        麗莎夫人後面的那位僕役捧著一個木盤子,咖啡色的木盤子,就像是一般尋
      常百姓家在用的木盤子,或是僕人與僕人間使用的。

        「呵...這樣也被麗莎你看出來了,我是頭一次看到這拘束犯人用的腳鐐
      ,在我眼前出現呢,所以也就多看了幾眼」

        我對著麗莎夫人說著「是啊...所以就送了一副給夫人看看,我看夫人似
      乎有些興趣」

        「我的確有些興趣,這玩意兒是拘束犯人的,第一次看好奇而已」

        我說話的同時,我目光間的閃爍,似乎讓麗莎看了出來。

        「這玩意兒,我這多的是,夫人喜歡這副就送給夫人了,讓你處罰下人用.
      ...」

        麗莎夫人將木盤子接過手來,把玩著這副腳鐐與它所屬的鑰匙。

        「很重嗎?」

        我看著腳鐐問著「很重,夫人拿看看?」

        麗莎夫人將這副腳鐐遞給了我,我伸出手去,接過手來,這馬上可以感受到
      金屬製的腳鐐重量。

        「好重,這怎麼能掛在腳上?」

        我拿著這沉澱澱的腳鐐一邊問著「奴隸嘛,就是得鎖上這東西,才能讓她知
      道她的身份,要不?你讓你的僕役戴上試試?」

        麗莎夫人笑著說著。

        「好主意啊,珍,你戴上吧,試試看」

        我轉頭對著我的貼身僕役說著「啊....夫人!!是....是的」

        珍低著頭對我回答道,麗莎夫人的僕役也來協助珍戴上這副腳鐐。

        「喀!」、「喀!」

        腳鐐清脆的上鎖聲,在這房間內響亮的傳著,我的心似乎也跟著跳動著,不
      知道為什麼,我竟對這聲音有些敏感。

        「珍?感覺如何?」

        我對著珍問著「夫人,腳好重,不好移動」

        「是嗎?走幾步路來看看?」

        我對著珍說著「啊...好難走...」

        珍表情很吃力的回答著,我看著她的雙腳被鎖上腳鐐後,似乎移動的很緩慢

        「真有這麼重?」

        我對著珍詭異的表情與反應抱持著很大的疑問「夫人,真的好重,這樣好難
      走路...幸虧我不是奴隸」

        珍對我回答著。

        麗莎夫人的僕役趕緊過來替珍解開了腳鐐,然後將腳鐐放在木盤子上,連同
      鑰匙。

        ﻩ「太晚了,我該回去了,夫人好好休息」

        麗莎夫人對我行了禮後便轉身離去,留下桌子上木盤子上的腳鐐了。

        「這麗莎夫人在打什麼主意?」

        我心中有了這些疑問。

        看著桌上的這副腳鐐,珍也沒多注意些什麼,也就放在桌上了,入夜後我還
      是有些睡不著的,可能是睡覺的床不太一樣,我翻身了好幾次,我依舊注意著我
      身上的衣著是否有亂掉,我一定要保持這種優雅的感覺,這是身為貴族伍爾思特
      伯爵夫人的我該有的認知。

        「這真的有這麼重嗎?」

        我想著這個問題,而珍早已經睡到不醒人事了,我坐起身來,望著桌上的那
      副「東西」,我悄悄的走下床,捧起了這個木盤子,捧到我的床上坐著,我用手
      摸著這副我之前完全未曾看過的東西。

        「這些犯人、奴隸,日夜都要鎖著這個,做著低賤的事情,終日被拘束著,
      就戴著這個,還有今天看到的女犬....真是特別」

        我對著腳鐐喃喃自語著,我打開了腳鐐的鐵環,銬在自己的腳上,然後扣上
      鐵環、上鎖。

        「喀!」

        聲音有些大聲,但我不以為意,繼續鎖上第二個腳鐐。

        「喀!」

        另一隻腳也被鎖上了,我雙腳都被鎖上腳鐐了。

        「我是.....是奴隸了嗎?」

        我看著雙腳上的腳鐐,我小心翼翼的將雙腳放到床下。

        「真的好重,好重的拘束物」

        我的雙腳感受到了這副腳鐐的重量了,我的腳好像被釘在地上一樣,往前每
      走一步,都非常困難,而腳鍊磨擦著地板發出了金屬的聲響。

        我看著四周,確定一下真的沒人,就再往前走了兩步,然後就轉頭走回床上
      ,我吃力的將雙腳拖上床,我用絲質的羊毛被蓋在我的身上與腳上,雙腳不由自
      主的在被子裡磨蹭著,試圖打開雙腳,卻又被腳鐐的短鍊給拘束著,這種感覺真
      的很奇特,我一輩子都沒有過這樣的奇特感。

        我開始捨不得解開這雙腳的腳鐐了,用被子蓋著的時候,我彷彿得到了安全
      感一樣,但顧及明天要回去及我身為伍爾思特伯爵夫人的自尊,我得解開這不屬
      於我身份的東西,我將東西放回桌上後,便回頭睡覺了。

        由於昨夜晚睡與睡不好,揮別了麗莎夫人後,上了馬車後的我便有點昏昏欲
      睡了,當我再醒來時,已回到自家宅邸了,珍扶著我回到房間,我吩咐珍將這副
      腳鐐放在房間內的儲藏室,另外不得對伍爾思特伯爵說起我收了這個東西,珍是
      我相當信任的貼身女僕,她對我也相當忠心,自然幫我隱藏的好好的了。

        這幾天宅邸裡,外面的工人出出入入,伍爾思特伯爵遠在皇宮,尚未返家,
      聽管家說,東側正在打造電報室,專屬貴族使用的,聽說這東西可以快速的接到
      訊息與傳遞妳想傳遞的話語給想傳的人,如果對方也有電報機的話。

        當電報室完工時,我收到的第一份電報就是伍爾思特伯爵遠在皇宮傳來的,
      若是用快馬傳遞信件,得過上一整天,現在卻可以在一瞬間就達成了,這電報室
      真是奇妙的東西。

        「伍爾思特伯爵夫人,上次見面後,思念日深,望能再邀請您到寒舍拜訪麗
      莎」

        這是電報上所寫的內容,看來子爵家也裝了電報室了,這東西大概只有貴族
      才裝的起的了。

        「親愛的麗莎夫人,我將在兩天後,早上九點到達」

        我讓僕役回了這封電報。

        兩天後,我的馬車再次來到子爵府,僕役們在門口等待著我,兩三人攙扶著
      我走下馬車,麗莎夫人再次於門口迎接我的到來。

        「夫人歡迎,久疏問候」

        麗莎夫人向我親切的問候著,在她的引領下我再次來到會客室,僕役替我們
      泡了壺上好的茶與送上糕點,都是相當精致的,由於離用餐時間還有些距離,我
      與麗莎夫人也只能繼續閒聊著,但尷尬的是我心中滿滿想問的卻是,前陣子她說
      要帶我去看的奴隸的屋子,但羞於啟齒的我也只能繼續閒聊下去了。

        「夫人想看看奴隸的屋子吧?上回我給您提到的....現在已經打掃好了
      ,夫人願意去看看?」

        麗莎夫人竟正好說中我的心中所想的,也許是巧合吧。

        不知不覺腳步有些加快了,我跟隨著麗莎的腳步,來到東側的一處屋子,這
      外表與一般屋子是一樣的,但當我進入後才發現是別有洞天呢,屋內早已經是一
      間間的牢房,牢房裡關著一個個女奴,她們都被戴上了巷圈,栓上鐵鍊跟狗一樣
      的被關在鐵牢裡,這棟屋子一共有五層樓高,每一層樓都有15間的牢房,關押
      著75個奴隸。

        「夫人您猜錯了,不是75,而是100個,因為還有地牢,地牢裡還關押
      著25個犯錯的女奴,算是囚奴吧」

        麗莎神情帶了點驕傲的回答著。

        「地牢?!囚奴?」

        我驚訝的看著麗莎夫人,於是我又往下走了幾步路,地牢陰暗潮濕,同樣的
      空間卻關了更多的奴隸。

        「這些犯了錯的女奴,被懲罰,完全就是囚犯身份,但這裡是懲罰室,完全
      看不見陽光,空間更小,不見天日,關久了,會對時間的概念完全喪失,算是很
      嚴重的處罰了」

        麗莎夫人對我說著。

        「天啊...」

        我驚訝的看著地牢裡的每一個女奴,個個都是貌美如花,卻被關在這不見天
      日的地牢之中,四肢都被鎖上了腳鐐與鐵鍊,而這些鐵鍊都被鑲嵌在牆上固定著
      ,完全無法逃脫,也看不出來她們到底被關多久了。

        「夫人....帶回去的腳鐐,是不是自己戴上了呢?」

        麗莎夫人支開了我們身邊的所有僕役後,在我耳邊輕輕的問著。

        「妳?!你怎麼會知道?」

        我驚訝的反問著麗莎「那天我從夫人的神情,就可以看的出來,夫人對腳鐐
      是有興趣的,今天也很期待對吧?」

        麗莎夫人繼續問著我「期待?」

        「期待看看我上次跟你說的奴隸的屋子啊,不是嗎?」

        麗莎夫人對我問著「是...是有點期待,腳鐐的事也被你說中了,我的確
      試戴過了」

        我坦承的回答著麗莎夫人,但我心情非常緊張,甚至有點羞愧,竟被一個子
      爵的夫人猜中了我的心思。

        「夫人想不想再試試,鎖上腳鐐的感覺?」

        麗莎夫人提議著「不...你失禮了,麗莎夫人....」

        我趕緊拒絕她的提議。

        「抱歉,但是....我們就在一個私密的房間裡而已,不會...不會有
      人看見的」

        麗莎夫人對我小小聲說著「私密的房間?不會...有人看見嗎?」

        我遲疑了一下回答道「對,私密的房間,不會有人看見的」

        麗莎夫人對我說著,而她的言語真的很吸引我。

        「嗯...好」

        我點點頭還是有些猶豫的答應了。

        在麗莎夫人的引導下,我來到西側一處房間前,麗莎夫人說的沒錯,真的很
      私密,幾乎沒有僕役,也沒有其他的人會出現,麗莎夫人支開了所有人,就連她
      的貼身僕役也都離開了,只剩下我與珍還有麗莎夫人三個女子。

        進到屋子內,裡面的擺設簡直讓我瞠目結舌,好多犯人才會用的物品,都被
      整理的非常整齊,掛著或放著,而且都是擦拭的非常乾淨,金屬腳鐐與腳接觸的
      地方也都磨的相當圓滑,讓我對這些犯人用的拘束物,有了些新的觀感。

        「夫人,歡迎您過來,這是專門提供給我們貴族上流社會的拘束物,很多貴
      族也都跟您一樣對這個非常喜歡,甚至專程到我們這裡體驗的,所以這邊的腳鐐
      與鐵鍊都是特製的,那天我送您的那副腳鐐就是從這裡取出的,還喜歡嗎?」

        麗莎夫人對我說著「嗯嗯」

        我簡單的回答著麗莎夫人。

        「但...上流社會也有人喜歡嗎?」

        我好奇的問著「有的,而且不算少」

        麗莎夫人說著,我則是邊看著房內的這些物品。

        「這副腳鐐真有趣」

        我看著其中一副腳鐐,它閃閃發亮的,看起來更輕一點,沒有那麼重。

        「當然,這是大腿銬,可以藏在我們的裙擺內,束縛住大腿用的,走路聲音
      也不大,完全可以感覺到那種拘束感」

        麗莎夫人說著「夫人要試試?」

        麗莎夫人緊接著追問著「好...好啊」

        我點點頭有點難為情的回答「讓我為夫人服務?」

        麗莎夫人問著「好..麻煩妳了,珍也一起幫忙吧」

        我對著珍及麗莎說著「是的,夫人」

        珍在一旁也點點頭回答道「珍...想不想也一起試看看?」

        麗莎夫人對著珍問著「夫人.....可以嗎?」

        珍在一旁回答道「可以啊~麗莎夫人都問妳了」

        「是...可以的麗莎夫人」

        珍在一旁有些靦腆的笑了。

        「真是..這孩子」

        我搖搖頭笑著說著。

        「替夫人把這套衣服取下吧!」

        麗莎夫人對著珍說著「是...是的」

        珍走到我的背後,拉開了我這件洋裝的背後拉鍊,將這件衣服取下,我只剩
      下我的襯衣及內衣還有我的吊帶襪,麗莎夫人取了一組,大腿銬來,而這大腿銬
      是皮革製的,特殊的皮革材質,讓大腿銬不會掉下來,再用皮扣固定住大腿的地
      方,大腿之間的皮革鑲有鐵環,鐵環間再用短鍊,大概是長4英吋的短鍊,連結
      住,銬上後,就只能小小步的走路。

        「好了,夫人,珍的也好了,兩位走幾步路看看」

        麗莎夫人對著我與珍說著「好...」

        我回答著,而一旁的珍雖然也被上了大腿銬,也還是攙扶著我,善進她貼身
      僕役的責任。

        我每往前走一步,就可以感受到來自大腿銬拘束的感覺,我的步伐很明顯的
      變小了,而一旁的珍也是這樣亦步亦趨的陪我走著。

        「夫人,這好奇怪的感覺」

        珍在我旁邊小小聲的對我說著「但...很有安全感...」

        珍對我再說著「珍也這麼覺得?」

        我抬起頭來對珍問著「夫人也這覺得?」

        珍看著我回答著「看起來夫人與珍都有相同的感覺啊」

        麗莎夫人在一旁說著「這是?」

        我對著放在桌子上一個金屬製的鐵環說著,這個鐵環高度約2英吋,只有單
      一個鐵環,像是可以鎖住大腿或小腿的大小。

        「這是頸銬,用來栓住脖子的,夫人請看,鐵環上是不是有個小鐵環?」

        麗莎夫人指著鐵環上的小圓環說著。

        「嗯嗯」

        我點點頭回答「那就是用來鎖住鐵鍊的,通常是給女囚犯用的,夫人要試試
      ?」

        麗莎夫人問著「可以?」

        我問著「珍也想試試嗎?」

        麗莎夫人問著「夫人說可以,我就可以」

        珍害羞的回答道「好,可以,珍也試試」

        我對著珍回答著「那好,剛好還有一個,應該適合珍使用」

        麗莎夫人先為我打開了這個頸銬,銬在了我的脖子上,鐵銬是金屬的,感覺
      是很冰涼的,但銬上後脖子馬上就習慣了,而鐵銬戴來的重量,就讓脖子可以很
      明顯的感受到了。

        「好重!」

        我對這個鐵製頸銬的第一個感受就是這個。

        「是啊,夫人,真的好重」

        珍戴上後也對我這樣說著。

        「因為這是給犯了錯的奴隸戴的,重量一定要是重的,才會有被懲罰的感覺

        麗莎夫人輕鬆的說著,彷彿常常對著其他人解說一樣。

        我與珍戴著頸銬與大腿銬,在屋子內走著,彷彿自己成了低賤的奴隸或囚犯
      一樣,這是從小就嬌生慣養的我,這是從未有過的感覺。

        而我不得不在心裡暗暗承認,雖然我身為高貴的伍爾思特伯爵夫人,但我卻
      喜歡上這種感覺了,但是...不能讓麗莎夫人知道。

        「現在,夫人與珍....差一些東西,就更像奴隸囚犯了!」

        麗莎夫人說著「缺一些東西?」

        我問著麗莎夫人「衣服......華麗的伍爾思特伯爵夫人穿著昂貴的禮
      服當然不像奴隸囚犯了,奴隸囚犯就該換上粗鄙的衣服,珍應該還可以,但夫人
      ....的玉體尊貴,恐怕就不太適合換上這些衣服了,我看就算了!」

        麗莎夫人說著「什麼樣的衣服呢?」

        我對著麗莎夫人問著。

        「就是這些衣服」

        麗莎夫人指著她被後桌上的兩套衣服,其實也就是棉麻材質的衣服,看起來
      舊了點,但也還算乾淨。

        「這個還好,我應該沒問題的」

        我回答著麗莎夫人「真的嗎?夫人想換上嗎?」

        麗莎夫人問著「可以啊,珍快替我換上吧,妳也換上,我們一起換上吧」

        我對著珍說著,珍看起來很高興了跑了過去,將這兩套衣服取了過來,並開
      始伺候我換上衣服。

        「換好了」

        珍替我換好了上衣後對我高興的說著「夫人就算換上奴隸囚犯的衣裝也依舊
      動人啊!我地牢那些女奴都沒有伍爾思特伯爵夫人來的出色啊」

        麗莎夫人在我耳邊稱讚的說著。

        「夫人我也換好了」

        珍在一旁對我和麗莎夫人說著「妳們看起來都很像呢....囚犯,而囚犯
      是必須關在牢房裡的」

        麗莎夫人說著「而且......巧的很,我們這間屋子,就有牢房的設置
      呢」

        麗莎夫人邊說邊拉開後面牆面的黑色絲絨布簾,拉開後,竟是一間間的牢房

        「竟是真有牢房!」

        我驚訝的說道「夫人,真的有牢房啊」

        珍在我旁邊說道「夫人要不要試試?」

        麗莎問著我「好啊~都已經弄成這樣了,不試試也是可惜的」

        我對著珍說著「是啊!」

        珍也附和著說著「那就一人一間吧!」

        麗莎夫人說著「那怎麼可以?我要和夫人一間,我得照顧夫人的」

        珍說著「嗯嗯,好吧!就讓妳們兩個同一間吧!」

        麗莎夫人說著「不過......」

        麗莎夫人欲言又止的說著「不過什麼?」

        我問著麗莎夫人「不過就是...進入牢房裡就是體驗囚犯了,身份就是囚
      犯了哦,妳也不是伍爾思特伯爵夫人,妳也不是夫人的僕役了,你們是同樣低等
      的奴隸囚犯了」

        麗莎夫人對我與珍說著「那怎麼可以?」

        珍有些激動的回答說著「沒關係的珍,這是體驗嘛」

        我對珍說著「好吧!既然夫人都這麼說了」

        珍低著頭回答道「牢房是有腳鐐的,進去後,記得自己鎖上腳鐐哦」

        麗莎夫人指著牢房說著而這牢房其實還算寬敞,足夠兩個人一間沒錯,但床
      只有一張,椅子也只有一張了。

        「鎖好了」

        我將地上的腳鐐往自己雙腳上鎖去,配合著大腿銬,已經完全被鎖的死死的
      了,而牆上還有條長鐵鍊,看來是要鎖住頸銬的,而我也猜對了,我順手也鎖上
      鐵鍊了。

        「都鎖好了?」

        麗莎夫人在牢房外問著「嗯嗯,都好了」

        我點點頭回答道「那麼現在珍....她也是囚犯奴隸,但刑度較輕,而夫
      人妳的刑度較重,現在珍在這牢房裡的地位是比較高的,床理應是珍有資格睡,
      夫人請坐地上吧,這樣可以嗎」

        麗莎夫人說著「這怎樣可以?」

        珍有些慌亂的說著「沒關係,就這麼坐吧」

        我點點頭對著珍說著「夫人...」

        珍對我喊著,她的眼神中告訴我她有一種強烈護主的心思。

        「沒關係的」

        我再對珍說著,我拍拍珍的肩負。

        當我往地上坐下的時候,看著珍坐在床上,彷彿她才是高貴的一方,而我淪
      為低賤的奴隸了,一瞬間有點主從逆轉的感覺了。

        麗莎夫人關上了牢房的鐵門,還鎖上了鎖頭,然後夠過牢房的門,看著牢房
      內的我與珍,而她的臉露出了一抹奇特的笑容,我看著牢房外的麗莎夫人,我彷
      彿有成了麗莎夫人奴隸囚犯的錯覺感。

        「夫人,我有好奇怪的感覺啊,彷彿我們成了麗莎夫人的奴隸了」

        珍對我說著,而她卻剛好說出了我心中所想的,這真是一種奇怪的感覺,彷
      彿麗莎與珍都能輕易猜中我的想法一樣,而這樣的巧合,支配著我繼續往下前進

        看著這四周的牢房,銅牆鐵壁的,我與珍是毫無逃脫的可能,雙腳的腳鐐與
      脖子上的鐵鍊都被冰冷的鎖頭鎖上,更是插翅難飛了,一瞬間我有從高貴的伍爾
      思特伯爵夫人變成階下囚、變成低賤的奴隸一樣,心中竟有些落莫感,雖說只是
      暫時的,但還是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身上的衣服從高貴的絲質禮服,變成了粗
      鄙的囚衣,這完全是一種很特殊的感覺,身為伍爾思特伯爵夫人的我,竟然感覺
      到私處濕潤到不行。

        「難道...我喜歡變成囚犯與奴隸嗎?」

        我心中不禁開始這樣想著,但是越想,卻是越想越敏感,身體也變的很奇怪
      ,想要被撫摸與玩弄?好奇怪的感受,就連我的貼身僕役地位都變的比我高了。

        「戴上腳鐐的人,總會感受到自己身份是很低賤的」

        我忽然想起了第一次來拜訪時,麗莎夫人對我說的這句話,而我也深深的感
      受到這句話的意思了,我開始也覺得自己其實是卑賤的,或許天生就該如此,才
      會答應這樣的體驗,而我也告訴自己,我是喜歡這樣的體驗,我想就連我的貼身
      女僕珍也是喜愛的。

        「或許可以試試當奴隸的感覺?」

        我心中開始有了這種刺激且大膽的想法。

        「看來夫人很喜歡這種感覺對吧?」

        麗莎夫人對著我問著「麗莎,這也許是值得一試的感覺,很特別,我也說不
      出來」

        我對著牢房外身穿華麗禮服的麗莎夫人說著。

        「那你應該稱呼我麗莎夫人...」

        麗莎夫人對著我說著「啊...是麗莎夫人,是我說錯了」

        我趕緊對著麗莎夫人說著「夫人喜歡當奴隸是吧?」

        麗莎夫人對我問著「是...是的夫人...我很喜歡」

        我低著頭對著麗莎夫人回答著「夫人...」

        一旁的珍聽到了我的回答似乎很驚訝。

        「珍妳呢?」

        麗莎夫人繼續問珍「夫人喜歡,那我就是...」

        珍也跟著回答著「那你們就成為一對姐妹奴隸吧?!如何?」

        「是...是的,麗莎夫人」

        我與珍同時都回答著「也該給你取個名字了,就叫安好了,一個珍,一個安

        麗莎夫人說著「謝謝夫人...賜名」

        我回答著「你也該叫我安了,珍」

        我對著身旁的珍說著「夫人.....」

        珍有些猶豫的說著「沒關係的」

        我對珍點點頭說道「是....安....」

        珍有些不好意思的叫著我的奴隸名「珍、安,現在妳們是奴隸姐妹了!」

        麗莎夫人說著「珍的地位比安再高一級,安你可要叫珍姐姐了」

        麗莎夫人繼續說著「是的..夫人」

        我難為情的看著我身邊多年的貼身女僕珍說著「姐姐...」

        我對著珍叫著令人害羞的名字,我從伍爾思特伯爵夫人變成了女僕奴隸的妹
      妹,這身份上的轉變真的讓人有著全新的感受。

        「安....」

        珍也有些不太適應的看著我回答著「安,珍可是你的姐姐,現在,你必須為
      你的姐姐舔腳....以表示妳的奴隸忠誠」

        麗莎夫人對我下達了命令,但這是令人羞恥的命令,我身為伍爾思特伯爵夫
      人,竟然要跪下去舔我的貼身女僕的腳嗎?要是在平常的我,這是萬萬不可能的
      ,但大腿的大腿銬、雙腳的腳鐐與脖子上的頸圈,都讓我感受到我現在身份的不
      同,這樣的感覺,驅使著我去融入奴隸這個角色,甚至喜歡上這個角色了。

        「是....夫人,姐姐,安要為妳服務了」

        我跪趴下來,趴在珍的腳邊,看著她有些骯髒的腳,還穿著女僕僕役的鞋子
      ,我從未注意到珍的鞋子,是那樣的乾淨,也讓我更有動力去舔她的腳,我伸出
      了舌頭,舔著她的腳面,珍將腳從鞋子脫出,讓我能舔她的腳指與腳掌,我抬頭
      看了珍一眼,她從高往下看著我,一種被輕視注目的感覺,刺激著我全身的感官
      ,我的另一隻手,忍不住往自己的私處摸去,再也無法假裝與隱藏這種慾望了,
      我是喜歡被這樣對待的,成為僕役的奴隸,這個新身份,我很喜歡,甚至討厭上
      流社會那樣的生活,無趣的日子,雖然錦衣玉食,但都比不上這樣的刺激。

        「呵..堂堂的伍爾思特伯爵夫人,竟然為自己的僕役舔著腳,還摸著自己
      的私處,真是下賤到跟街邊的妓女一樣了」

        麗莎夫人在牢門外大笑著,但這大概也是她所期望看到的結果,也果真成了
      她期待的結果了吧?但麗莎夫人越這樣羞辱我,我反而舔的越用力了,我努力的
      伸出舌頭舔著她的指頭縫,細心的舔著每一處,珍也害羞的被我舔著,她滿臉通
      紅的閉上雙眼,享受著我這個伍爾思特伯爵夫人的舔腳,我開始服從著珍,開始
      希望珍成為我的姐姐與主人,麗莎夫人成為我與珍的共同主人,原來成為奴隸是
      這樣美好的事,我感受到從未有過的幸福感與刺激感。

        「安奴隸,感覺如何?喜歡嗎?喜歡當奴隸的感覺嗎?」

        麗莎夫人在牢房外對我問著「喜歡,奴隸喜歡,當奴隸的感覺」

        我滿足在刺激的背德感中,回答著麗莎夫人的問題。

        「聽到了嗎?珍,妳的主人伍爾思特伯爵夫人,竟然是個喜歡當奴隸的女人

        麗莎夫人對著珍說著,而這些話也羞辱著我,但我卻一點也不生氣,只感到
      滿滿的羞恥感,在我的貼身女僕面前,我已喪失了當女主人的資格了吧?「聽到
      了...安奴隸,你竟然是這麼下賤的女人啊」

        珍對我說著,而這些話由我的貼身女僕口中說出時,那種羞辱感更重了,我
      的私處已經濕的一蹋糊塗了,我的手一邊摸著自己的私處,一邊舔著她的腳,而
      我正在我的貼身女僕面前做出這樣的事。

        雙腳的腳鐐拘束著我,但也加強了我被虐的慾望,我享受著雙腳被拘束著的
      刺激感,原來腳鐐是那樣吸引人的東西,難怪麗莎夫人這麼喜歡飼養奴隸了。

        「成為麗莎夫人的豢養奴隸?」

        我心中也起了這樣的想法與慾望。

        「希望可以被其他奴隸看見我現在的樣子....」

        我心中也起了這樣的慾望「麗莎夫人,可以.....讓我出去,讓大家看
      看我現在成為奴隸的樣子嗎?」

        我對著麗莎夫人懇求著。

        「好...讓大家看看也好,但剛剛伯爵府發來了電報,伍爾思特伯爵下午
      將回返回宅邸,請伍爾思特伯爵夫人先回府吧!」

        麗莎夫人對我與珍說著「啊...伍爾思特伯爵回來了!!?」

        我對著麗莎夫人問著「是的,快準備回府吧!伍爾思特伯爵夫人歡迎您下次
      再來哦」

        麗莎夫人打開了牢房,解開了我與珍的鐵鍊及腳鐐,我暫時從快樂的夢境中
      醒了過來,我再次恢復到伍爾思特伯爵夫人的身份了,珍也恢復成我的貼身女僕
      僕役的身份了。

        換回我原本的華麗禮服,但我卻覺得渾身不自在,彷彿還懷念著腳鐐那對腳
      鐐、脖子上那個頸銬,珍攙扶著我,上了馬車,我對著麗莎夫人揮了揮手,踏上
      回家的路。

        「聽府裡的人說,妳最近很常去子爵府?」

        伯爵邊整理著遠方寄來的信件一邊問著「是的,親愛的,我也剛從子爵府回
      來」

        我邊整理著衣服一邊回答著「唉...你應該知道子爵府夫人麗莎好豢養奴
      對吧?」

        伯爵對我說著「知道,親愛的」

        我回答道「這要是被陛下知道我們與子爵走的太近,會有禍端的,雖然他現
      在的爵位比我還低,但將來的事誰都說不準,更何況陛下不喜歡貴族豢養太多奴
      隸的」

        伍爾思特伯爵對我說著。

        「這陣子與麗莎夫人交往的幾日,我發現她並非如傳言那般的豢養很多奴隸
      ,也不如外界傳言的那樣,事實上她是很值得交往的貴族女子,有教養,有家世
      ,是個相當好的朋友」

        我對伍爾思特伯爵說著「是的,伯爵大人,這幾日夫人受到麗莎夫人的熱情
      接待,可有禮貌了」

        珍在一旁也幫腔的說著。

        「是的,連珍都這樣說了」

        我對著珍笑著說著「是嗎?總而言之,妳要小心與麗莎夫人往來,別染上好
      豢養奴隸的惡習的」

        伯爵對我叮嚀著。

        「我知道,親愛的」

        我對伯爵點點頭說著。

        「親愛的,最近還要再出門?」

        我對著伯爵問著「嗯嗯,三天後要出發到北邊作戰,可能得要三四個月才能
      回來了,家裡就要拜託妳了」

        伯爵對我說著。

        「伍爾思特伯爵大人,陛下發來電報了,請您移駕電報室吧」

        一旁的老管家鮑伯從門外走了進來說著。

        「好的,我知道了!」

        伯爵轉頭看了我一眼,又走了過來親了親我後,便轉身去電報室了。

        伯爵收到了電報,提前了兩天出發到北方前線去了,看著伯爵遠去的馬車,
      我發了電報到子爵夫去,鮑伯遞了張電報給我。

        「蒙夫人不棄,子爵府已經準備好了,隨時恭候伍爾思特伯爵夫人的到訪」

        電報上如此寫著。

        「鮑伯,準備好馬車吧!」

        我轉頭對著鮑伯說著「是的夫人」

        「珍,快準備一下吧」

        我轉頭對珍說著「是的,夫人」

        珍有些興奮的點頭回答道馬車很快的在子爵府門口停下了,麗莎夫人依舊在
      門口迎接我,珍攙扶著我,優雅的走下馬車來,但我知道我將會變成這子爵府的
      奴隸之一,一想到這裡,我的身體便開始興奮的發抖著。

        「夫人,歡迎」

        麗莎夫人對我行著禮。

        「麗莎夫人,多禮了,快帶我去吧」

        我興奮的拉著麗莎夫人的手說著「好的,請往這邊走吧」

        麗莎夫人點點頭回答道,而她將多數的女僕與僕役都支開後,帶著我與珍來
      到廂房中,是我所熟悉的屋子。

        而麗莎夫人對我越有禮貌,我就越興奮了,我快步的往前走著,興奮的來到
      這個屋子的房間裡。

        鐵鍊的聲音此起彼落的在地板上磨擦著發出聲響,雙腳再次被鎖上腳鐐了,
      這一次,我換上了子爵府的奴隸服,露出了胸部與私處,我與珍要徹底的變成子
      爵服家的奴隸囚犯,頸銬銬到了最緊的位置、雙手也被鎖上了手鐐,脖子頸銬上
      的鐵鍊與珍的頸銬銬在了一起,因為我們是姐妹奴隸,麗莎夫人的貼身女僕-艾
      麗絲,拉著鐵鍊,跟隨著麗莎夫人的背後,而我與珍被艾麗絲拉著往前亦步亦趨
      的走著,我們此時的身份是子爵家的奴隸了,我們要前往的是,那間有著地牢的
      屋子,那裡是接下來這段時間,我們要渡過的地方。

        我與珍分別被關在兩間牢房,牢房裡依舊是鎖著鐵鍊在牆上,無法逃脫的,
      而艾麗絲打開了牢房的門,在珍的眼前,親了我,我的雙手被固定鎖在牆上,她
      趴開了我僅存的衣服,胸部奶子被她用雙手玩弄著,我的私處早已經濕透,渴望
      著她的羞辱,我被煽了好幾個巴掌,我從未被打過,就連伍爾思特伯爵也沒有,
      這是我第一次被打,還是被一個子爵府的僕役的女僕打,越打我身體卻是越興奮
      著。

        一路上子爵府的僕役們都注意著我們,以為我與珍是新進的奴隸,而我們也
      的確是新進的奴隸沒錯,僕役們應該也已經見怪不怪了吧。

        我與珍成了子爵府的新進奴隸,我們展開了奴隸的生活,麗莎夫人成了我與
      珍的共同主人,這一晚,我因為打翻了茶杯而被懲罰著,奴隸們都聚集起來了,
      我雙手被高高吊起,胸部乳頭被夾上了夾子與會發出聲音的鈴噹,艾麗絲拿著馬
      鞭揮舞著,一鞭鞭的打在我的屁股上,我痛到哭了出來,但沒有人會出來救我,
      珍也只能在旁邊冷眼看著。

        晚上,我與珍因為是姐妹奴隸,所以要連座懲罰,我們被送進了地牢裡,暗
      無天日的地牢,上一次我到這裡來,還是高貴的伍爾思特伯爵夫人,是個賓客,
      再次踏進了這裡,我成了被處罰的奴隸了。

        遠遠的才可以看見有一盞蠟燭,但光線不夠照到我的牢房,珍就在隔壁的牢
      房裡,四周都是石砌的牆,我只能從門縫看見那盞光,冷冷的空氣中,我拉著我
      雙腳上的鐵鍊,走動著,雙腳的腳鐐就跟著發出了聲響。

        脖子上的頸圈也被鐵鍊拉著,我無法完全靠近門縫。

        「安....妳還好嗎?」

        珍透過門縫向我問候著「我很好,珍,別擔心我」

        我回答著「被關在這裡,會是永遠的嗎?」

        珍問著我「如果可以,我希望是永久的」

        我回答著「那我願意跟著妳,一起被關在這裡」

        珍的回答讓我很感動。

        長時間的單獨監禁讓我感到相當有安全感,擺脫過往高貴的貴族生活,完全
      被拘束在這小小的牢房內,卻得到了完全的滿足,還有什麼比這個更重要的呢?
      艾麗絲進入了地牢,解開了我牆上的鐵鍊,將一條短鍊扣在我的頸銬上,她喝令
      我只能用四肢爬行,就像狗一樣,不準站立行走,她提醒著我的身份,因為我現
      在的身份沒資格用走的。

        我身為伍爾思特伯爵夫人,但現在只能在地上用爬行著,已經淪為犬奴隸了
      ,就像那天我第一次到訪子爵府看到的女犬一樣,只不過現在女犬是我。

        艾麗絲牽著我來到一處房間門外,門外的侍從看著我與艾麗絲,他轉身進去
      後,沒多久,艾麗絲就被叫進去了,而我也只能跟著爬了進去,以犬奴隸的身份

        「麗莎夫人,狗牽進來了」

        艾麗絲對著麗莎夫人說著「來了?!快牽過來」

        麗莎夫人看來很高興的說著「是..」

        艾麗絲回答後,拉動著她手上的鐵鍊,示意我要往前爬,我爬到麗莎夫人的
      眼前,作出那天女犬一樣的動作,我抬起頭來,雙腳張開蹲著,雙手舉高到肩膀
      一樣的高度握拳,像狗一樣的吐出著舌頭。

        但眼前這位賓客,竟是我認識的,她是肯特公爵夫人-同時也是皇后的表妹
      -雅麗珊,但她看了我好幾眼,卻沒認出我來,她只當我是低賤的女犬而已。

        「奴隸,這位是公爵夫人,還不快替公爵夫人舔腳,夫人最愛奴隸伺候她的
      腳了」

        麗莎夫人喝令著我。

        「是!是的」

        我趕緊爬了過去,趴在地上,舔著公爵夫人的腳,而雅麗珊公爵夫人,我上
      月才和她一塊在喝茶而已,沒想到一個月後,我會淪為跪趴在地上舔她的腳的女
      犬奴隸了,一想到這裡就覺得自己非常下賤,我只能越舔越起勁了。

        「這奴隸舔的不錯,麗莎妳調教的好啊」

        公爵夫人笑著說著,可惜我無法抬頭看看公爵夫人的表情,不然我一定會覺
      得自己更加下賤了。

        「聽聞您最近有跟伍爾思特伯爵夫人見面?」

        麗莎夫人在公爵夫人眼前提到了我「是啊!跟她喝了茶,她還是一如既往的
      高貴優雅,實在是我們皇室的典範啊」

        公爵夫人誇讚著我。

        「是啊...像伯爵夫人這麼高貴優雅的人,恐怕連我這樣的貴族都無法比
      的上的,更何況是像我們眼前那樣的奴隸」

        麗莎夫人看了我一眼像是故意說給我聽的一樣。

        「是啊~不過麗莎妳拿這麼低賤的奴,來跟伯爵夫人相比呢?」

        公爵夫人回答著,她還看了我一眼,卻讓我更加羞愧了,我就在她的眼前,
      卻被當成女犬奴隸來對待了。

        「是是是~我的錯」

        麗莎夫人笑著說著。

        「公爵夫人,上次您說的想看奴隸的屋子,已經打掃好了哦,要不要等等去
      看看?」

        麗莎夫人對著公爵夫人問著「好啊,那我們去看吧」

        公爵夫人對著麗莎夫人說著「狗牽回去吧!」

        麗莎夫人轉頭對艾麗絲說著在艾麗絲的牽著下,我爬回地牢裡了,艾麗絲關
      上地牢的門之後,對我說著。

        「安奴隸,表現的很好哦,夫人會獎賞妳的」

        艾麗絲說著「希望夫人開心,那就是奴婢我的榮耀了」

        我點點頭回答道。

        「很好~繼續表現吧」

        艾麗絲點點頭鎖上了牢房的門,我的世界再次陷入了黑暗了,這次連蠟燭都
      不點了。

        不知道過了幾天,日期與白天黑夜我也已經分不清楚了,牢門再次被打開了
      ,出現在我眼前的是麗莎夫人。

        「安,剛剛傳來消息,伯爵已經戰敗身亡了,國王陛下已經下令,廢除爵位
      ,您也不再是伯爵夫人了,你現在永遠是我們子爵府家的奴隸了,恭喜你了」

        麗莎夫人蹲在地上笑著對我說著。

        「怎麼會這樣....」

        我驚訝的坐在地上說著「我們子爵也被受封為伯爵了」

        麗莎夫人高興的說著「而妳...永遠都是我們伯爵府的奴隸了,等伯爵回
      來,妳將會是他床上的禮品了,他會很滿意的」

        麗莎夫人笑著說道。

        「什麼?妳是伍爾思特伯爵?!!」

        隔壁牢房傳來了另一個女子的聲音,她激動的叫喊著,她是公爵夫人,她現
      在也是麗莎夫人的奴隸了,幾天前也被送進了地牢裡,成了體驗奴隸的一員,我
      想不久的將來,她也會成為這麗莎夫人的奴隸的,這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就像
      我一樣,因為我也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了。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